通用banner
您當前的位置 : 首 頁 > 資訊動態 > 行業資訊

固安孔雀城航天首府:天安門以南90公里

2020-07-18

十幾年前,德國攝影師邁克爾·沃爾夫拍過一組名為《東京壓縮》的照片。航天首府,固安航天首府,固安航天首府小區 沃爾夫在早高峰期的東京地鐵拍上班族們的表情。人們在車廂內擠得像在罐頭里面的沙丁魚,臉扭曲地擠在車門玻璃上。有的臉在打瞌睡,有的臉生無可戀。同在北京的包叔說,這種場景他似曾相識。

固安孔雀城航天首府:天安門以南90公里

東京全球人口密度高。高峰期地鐵站人多得車門都關不上。這時會有白手套出現,在你身后,把你推上地鐵,直至車門關上。


同樣是白手套,中國和日本差別怎么這么大呀。


1955年開始,東京地鐵就雇傭了帶白手套的推手,來把乘客塞進車廂。那時東京人口正進入爆發期,年輕人紛紛“東漂”,東京都市圈人口很快超過1000萬。有人開始嚷著東京燈下黑,資源都被首都吸干了,得疏解人口和產業。


1958年,東京確定新宿、澀谷、池袋三地為副都心;1963年,日本決議將不必要政府機關遷出東京,在東京都周邊茨城縣內建一座高標準的新城——這就是后來舉世聞名的筑波。


經濟學家費雪說,在經濟學的字典里,收入是其的一個字母,也是后一個字母。經濟基礎決定了疏散東京的結果,經過半個世紀的疏散后:


東京大都市圈的人口從1000多萬疏散到4000萬。


1


1978年10月,小平同志在日本訪問時乘坐了一次日本新干線,深有感觸:


像風一樣快。


改革春風吹滿地,中國人民真爭氣。小時候看《我愛我家》,劇中主角說北京三環外就是農村;等到包叔大學畢業住在四環外地下室,已經感覺自己睡在北京核心區;再后來,岳云鵬的《五環之歌》,都跟不上北京擴張的步伐了。


蓄意的或不經意的膨脹中,北京的大城市病也積重難返。和當年的東京大都市圈一樣,人口和產業的“折疊”勢在必行?!罢郫B”的方向,就是“七環”沿線的城市。


而東京都市圈的發展歷史告訴我們,要想做好都市圈,重要的是交通。


1964年東京奧運會前夕,日本開通了全球一條高鐵——新干線。新干線將三大都市圈里的大小城市緊密相連,促使人口和產業更向東京都市圈集中。


現在,疏散東京人口的聲音反而沒有了。因為政府、教育、工業等職能不斷向副中 心擴散,副中 心被很好地帶動起來,東京形成了都市圈內均衡發展的格局。這一過程中,高鐵和軌道發揮了重要作用,有人說:


東京的大城市癌,被高鐵治愈了。


上個月,雄安新區官方也發布了京雄商高鐵的新消息。與此同時,官方一條招標公告,透露了雄安新區至大興國際機場快線(R1線)即將啟動建設的信息。


雄安境內幾條高鐵,現在全部有了確切的開工和建設消息。一個東西南北縱橫相交的高鐵路網,讓雄安這個過去的偏僻地方,成為環京重要的樞紐。


高鐵一開通,雄安到大興機場的距離,縮短到半小時之內,至金融街也只要一個小時。


這里甚至有著全球的雙子城高鐵區。雄安和隔壁的霸州市加起來,總共有8座車站,密度甚至超過了上海。不僅是雄安,擁有四大高鐵站的霸州也將成為:


標簽

最近瀏覽:

遠途房地產.jpg

无法满足少妇18p,亚洲日韩欧美制服二区dvd,无码中文字幕av免费放